返回首頁
首頁 新聞中心 行業資訊

“創新精神就像流淌在合微身體里的血液,甚至成為合微人一種日常的行為習慣。因為我們深知,唯有創新,才可能活下去,才可能打破傳統落后的格局,成為一名行業標準的制定者。才有實力帶著這片‘中國芯’,打開發達國家市場的大門。”廣東合微集成電路技術有限公司(簡稱“合微”) 總經理馮良說。在剛剛結束的第十四屆北京國際汽車展覽會上,馮良帶著合微用3年時間研制的尺寸只有6×6mm的國內第一款TPMS芯片,贏得了很多汽車廠商的關注。大家關注的焦點,不僅僅在于這款填補國內MEMS產業空白、已經進入商用市場的TPMS芯片,更在于這家新生的企業持續迸發的創新活力。


讓“中國心”轉變成“中國芯”


馮良對合微基因的這番闡述,也贏得了很多媒體的關注。2016年1月,英國《經濟學人》雜志撰文稱,在許多芯片業務領域,中國企業最終可能在技術上實現趕超,中國芯片行業正雄心勃勃地走向世界。但同時,該文稱,中國大陸的芯片企業在創新方面確實大幅落后于全球領導廠商,還引用了一家在香港上市的芯片行業設備供應商負責人的觀點,如果中國芯片巨頭想要取得成功,首先就必須從“成本文化轉向創新文化”。


自2012年離開華為開始創業以來,馮良和他的創業團隊就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:中國大陸的芯片企業如何在創新方面實現大幅趕超?通過對國產TPMS芯片的研制,打破外商在汽車電子產品上的長期壟斷,是他們找到的一個突破口。安裝胎壓監測系統(TPMS)是一種目前被業界公認的預防爆胎的有效方法,并且,安裝TPMS在節能減排方面,還發揮著巨大作用。有數據顯示,胎壓每降低0.2bar,油耗將增加1%,美國能源部數據還表明,低胎壓會使車輛增加3.3%的油耗,僅僅美國一天就要因低胎壓浪費掉400萬加侖汽油。因此,在美國、歐盟、韓國、日本、俄羅斯等國家和地區,均已立法強制新車配備TPMS。然而在我們國家,目前執行的仍是推薦性標準,這種傳感芯片也只用于高端車型,技術也很依賴進口芯片。


談及中國進口最多的商品,很多人都會首先想到原油。“其實是芯片。”馮良憂慮地說。


被喻為國家“工業糧食”的芯片,不僅是所有整機設備的“心臟”,更已經成為經濟發展和國家安全的命脈。“芯片是支撐國家構建產業核心競爭力和產業安全的重要保障,是知識密集型產業,也是產業鏈的價值高端。”馮良深知芯片的重要性,一個長期無“芯”的國家,只能被動地選擇全球產業鏈的下層位置。與競爭對手多年的較量,讓馮良漸漸明晰如何把一顆“中國心”變成一片“中國芯”,要從技術上擺脫受制于人的局面,要有自主的知識產權,要有持續的創新能力,要創辦一家能夠擔得起這份重任的企業。


跨越科研與產業化間的鴻溝


3年已申請25項發明專利,2016年還有10多項專利待申請;建立起一流的MEMS實驗室,完成了TPMS芯片從研發到產業化的全過程。這,就是合微發展3年來,迸發出的創新活力。


“這三年,很艱辛。”馮良只用這么一句話總結以上成果的付出。長期以來,依托高科技、與制造業相關的創業公司,因其前期投入大、見效周期長、技術轉換率低、資源難以整合、產業鏈條不易打通等原因,常常不被市場和風投看好,項目成功率也較低。而專注于技術研發的高學歷人才搞創業,也常常被精于市場和管理的創業者所“排斥”,認為高學歷人才思想僵化、闖勁不夠,面對市場的瞬息萬變和殘酷競爭,缺乏快速行動和靈活應變的能力。所以,即使擁有多項國家發明專利,很多技術類創業公司也不被看好,常常出現“叫好不叫座”的困境。


“我們不僅要專注于研發,還要走產業化道路。”馮良說,“在產業化的過程中,合微做到了從設計到加工、封裝、測試等環節,都有創新,并產生了多項專利。”三年來,合微通過幾十萬次的數據測試,改進了數十道工藝,獲得了優良的可靠性表現,通過了認證機構的驗證。同時,合微還通過創新設計和封裝工藝,實現了產品成本的下降,特別是在測試、裝配等環節,增加了自動化生產線,減少人工成本,進一步降低了后端成本。在市場拓展方面,合微對下游廠商提供有標準的接收板、APP、PCBA等開發套件,這些開發套件可以簡化下游廠商的開發難度,縮短產品開發周期,節約開發成本。


說到有利國利民的情懷,馮良總覺得有點大,他從不向合微人講述這種情懷,而是只告訴他們,行動的力量:“我們想通過我們的努力,實實在在地推動TPMS在國內從高端車向低端車的普及,讓大家的出行,變得更安全、更綠色。”


合力創新,無微不至


“合力創新,無微不至。”接觸過合微的人,對這八個字都會有很深的體會。開放合作,匯聚力量,從而推動各項創新的步伐;無微不至,把產品和服務做到極致,從而拓展更廣泛的客戶群。一方面,合微將技術、供應鏈開放給下游伙伴,幫助他們更快成長成功;另一方面,合微注重基礎研發,和很多高等院校及研究所都有技術合作,并將這些基礎研究成果盡快落地,應用到產業化上,使其發揮更大的價值。


談及未來,馮良信心滿滿:“我們的目標不是模仿,而是超越。”他認為,半導體芯片行業進入全球低速增長期,靠走傳統的商業模式和模仿國外的道路,不長久,也不可能改變落后的格局。目前中國半導體產業與歐美日的差距還比較大,走創新之路才可能有出路。合微已經在開發下一代胎壓產品,試圖改變同類產品的原有形態,給人們提供更好更安全的保護。“差異化是產品的核心競爭力,我們不僅僅要做小尺寸,做低功耗,還會在技術領域持續深耕,不斷創新。”馮良說。他希望,合微研制的TPMS不只是一個胎壓系統,而是與大數據融合,打造一個輪胎數據收集平臺,它能通過優化,更好地發揮汽車的性能。


從紫光并購、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的發展,馮良看到了國家層面對芯片產業的重視,他希望,國家能重點投入,不要重復低端建設,要帶動資本市場對半導體芯片領域的密集投資,提高資本投入的活躍度,從而加速這個產業的發展,縮短與國外的差距。“動”和“合”,才能“活”。


“我們具有本土優勢,可以快速響應客戶需求。作為一名新來者,我們沒有太多包袱,敢于創新,敢于拼搏,也絕不會放過一項可能的新技術。”馮良如此形容合微“活”的秘訣。


低調沉穩,是合微的性格,但又不乏對夢想的追求:“中高端車用傳感器市場在中國基本處于空白,合微想改寫這個歷史,成為一名行業標準的制定者,類似于華為海思在手機芯片領域的突破。”


很多人覺得這是合微的野心,馮良也不避諱,除了國內市場,合微也在開拓海外渠道。在歐洲,在北美,他希望用3~5年時間,靠中國人自己創新出的“中國芯”,用高端的TPMS產品,打開發達國家的市場,讓那些海外巨頭們,看到這片“中國芯”所煥發出的創新活力。

上一篇:一頭獨角獸,是造不出真正的中國芯

下一篇:沒有了

?
按訪問者
關注合微公眾號
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總機:+86 769 23229066

棒球英豪日语版